双红半月

霹雳布袋戏+大薛

逛上海CCG,找了两圈终于找到了欧布,被欧布包围的伽古拉😂😂😂

我的妈!!我的小心脏!!

介是小号:

今年三月椿君将出演假面骑士四十五周年纪念的新作假面战对go rider
回归的还有巴隆和蜜桃姐(这个阵容真的要激动炸了)

受伤那么严重才不到半年时间就恢复到复出演戏的程度真是辛苦了,还没有完全复原椿君不要太勉强自己哦




哇塞……

麒时:

喂喂喂!感情EA和龙骑世界观是连着的么?然后飞彩治好了律师的病?_(:з」∠)_,平成来打大crossover又站起来了

借个TAG……我就悄悄问一下,双女装……真的有人看吗?

说清楚一点吧……纯肉的……直奔主题的……双女装……有吗?

_(:з」∠)_

【大薛】怎么可能不可爱(女装攻)

一个大张伟的女装攻(女装如图所示,去掉裤子,换成白色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一直想码,想到了现在

自己慎入

http://m.weibo.cn/5902905554/4019672833946555?sourceType=sms&from=1068295010&wm=3333_1001

曾经那年的夏天【2】

  大张伟应该是真的很讨厌运动的,我能理解,只要我能记得到的体育课他都请假的,至于是不是真的有表演,据他自己的说法来说,是真的。而高三的备考期是安排体育课的,所以我这辈子只和他上过一节体育课。

  对我来说意义非凡,终身难忘的体育课。

  跑圈,踢球,打球,再不济的和小姑娘一样坐旁边聊天,没见过哪个准未成年提议来玩老鹰说鸡吧,吧你个头啊!神经病啊!你们几个大男生还同意了,附和什么呀附和。还有凭什么我当母鸡啊!

  “嘿呀~小谦谦哪~不要太在意这些,来来来,你看大家都排好队了,不要这么不合群嘛~”那个叫张伟的对我勾肩搭背,迫害我屈服于他的好兄弟势力下,还有好姐妹势力。这个游戏人太多也不能玩的,长长一溜小鸡队在操场上都排不直,打着弯随便动两下都是神龙甩尾,敌人还没动呢。小鸡就一个个全跑了。

  “嘿!我得着你这小鸡仔咯~”我被大张伟一个拦腰抱住。

  “走开呀你!我是母鸡!谁家老鹰捉小鸡捉的是老母鸡啊,你神经病啊!放开我!”好了,这人到底什么脾气,和他在一起我的温度就会上升?是他的毛病还是我的毛病?

  “哎呀~那是别人家老鹰不懂,老母鸡多好吃啊,我最喜欢吃老母鸡炖的汤了。”大张伟呵呵的笑了,但是也承认了他确实是一只与众不同的老鹰,“哎呦,薛,你这体重不行啊,连这头皮以下截肢的都能轻松扛起,证明你这玩意儿太轻了,哪儿一老母鸡呀,就一小家雀。”

  “滚蛋吧,大张伟。给你点颜色就开染坊,见过染坊嘛就随便开。你快放我下来,丢脸死了,我还要不要脸了。”象征性的锤了两下背,毕竟我也知道他是真不行,到时候摔了倒霉的还不是我自己。

  “得得得……来来来,一起坐这儿休着,我搁家带了饼干一起吃着啊!”

就这样,我和他,从话语到肢体,我还想和他交心,但是我又想保持住我的矜持,阳光是阳光,但是那个时候我也追求高冷和装逼,日子也就这样一天天过了。

  等到高二的期末考结束,短暂的假期之后,就是高三紧张的备战阶段,而我和大张伟的关系也在这个时间段里急速升温,成为了他铁哥们的一员。我在课间会抓着他给我讲讲难题,也会讲讲我的小姑娘和他的漂亮果儿,也会一身臭汗的时候甩我一脸,也会给我带当红歌星的磁带,我也会给他带一些曼妙的女明星杂志,为了多点话题去看隐晦世界名著。不过因为他的满腹经纶文艺又朴实的言语,我知道自己当时是把他捧上了神坛,但是这是应该的,本来他就是和遇到的人不一样的人。

  而我现在回忆起来,高二到高三的那一年多,是我真正体会了人生的时光,在相处的过程中,对人生,对三观,最重要的是我的成绩,那可是突飞猛进,节节高攀。但是大家都知道,大张伟绝对不是一个十成十的好学生,他知道哪家酒吧最便宜,哪家游戏厅可以赚点钱,他还会告诉我学校后面围墙翻出去有个美女老板娘,胸大屁股翘脸蛋儿也好,他带着我看了我人生中第一支禁片,唱着那年他自己的《花儿》在胡同口疯跑,真要说我这么多年的时光,唯独那个夏天,只要想起来,就有一片火,从胸口蔓延到全身。

 

  to张伟

     Hi~Wowkie,Can I looklook your jiating work?

                                                                                               from薛之谦

  to薛之谦

     I Can give you a 凸

                                                                                                from大张伟

  to张伟

     [/拜托] [/拜托] [/拜托]

                                                                                                from薛之谦

  to薛之谦

     放假起那么早了?捉虫?

                                                                                                from大张伟

  to张伟

     通宵看漫画了,你不也起挺早?

                                                                                               from薛之谦

  to薛之谦

     刚从录音室出来。

                                                                                               from大张伟

  to张伟

     我去找你抄作业好不好,你把地址给我。

                                                                                               from薛之谦

 

  果然,薛之谦三个字和矜持两个字是搭不上边,放假第三天,我总算是要到了大张伟的家庭地址。考虑到他回家睡觉,我硬是磨磨蹭蹭到下午三四点才去了他那里。其实学校离他家也不远,大概二十分钟?也需要更长一点?

  总之我特别像个小娘炮一样在他家门口踌躇很久,还紧张的不行,结果等敲门后,看着他穿着个花裤衩,豹纹小背心就出来“哎呦喂~薛同学来了~”

  我看着他吊儿郎当靠在门柱边,想起了当初白白净净靠在窗户边的人,我觉得我的脑袋有点疼。

  这是我第一次深入感受,不对,来到大张伟的居住环境,开着的电视还放着我没看过的动画片,我们两个人的作业散落在茶几上,几个空了的冰绿茶也七扭八扭的丢在旁边。


曾经那年的夏天【1】

  我的前十六年里,都生活在南边一个叫做上海的地方。学习也不太好,一直不太好,就算是凭借着最后一个月的冲刺也是没能进的当时附近的重点高中,直白一点,我差点连高中都没考上。就这样,高一我过得日子,就是浑浑噩噩的日子,除了勾搭人小姑娘和看漫画做什么都是不紧不慢不冷不热,之后认识的朋友……不对,死党和我说,薛之谦你丫真不像个大老爷们。可是就算这样,我还是当着他的面被不少果儿表白过。

  我叫薛之谦,长得白净老实,但是确实算不上什么好学生,心里总是揣着点无伤大雅的小九九,不过做事能力还算是一流,像我父亲。说起来,我也不太清楚父亲用的是什么方式让我在高二的时候转到了北京上高中,但是这对我来说还不坏。不过总归是长得白净,嘴也甜,凭着日常攒的那点小九九,我和新高中的新同学还有新老师迅速的打好了关系。

  说起来,我还当了个班长。据说本来这个班长的位置是稳扎稳打属于另一个人的,就是当时上台留着撮红头毛,又被语文老师当众摘下来那个。我看的出来,那个人脸上洋溢的是和我不一样的青春,看上去非常的不沉稳,见最后是我拿了班长也只是撇撇嘴,看上去不以为然当时眼睛透露了他的怒火中烧。

  那一年,陈奕迅很流行,林志炫很流行,羽泉很流行,周杰伦很流行,还有那个红头毛的……他也很流行。一开始我不知道,被我抢走班长地位的那个人叫大张伟,是花儿乐队的主唱;他也不知道,我在音像店买过一个叫做《花儿》的专辑。

  一个人在北京,我是个规规矩矩的住校生……谁会规矩,带着一半的耳机拿着手电筒偷看新出的漫画,有的时候也会把小姑娘写的情书带到宿舍秀一发,然后被舍友阿鲁巴。而那个叫大张伟,不仅是因为走读,还有长时间表演在学校时间不长,更重要的是就算这样,他的成绩也在年纪前几。谁都会嫉妒吧,谁都会不甘吧。

  我以为,我在北京的这几年就会这样过去,怎么也想不到,还会和大张伟打上交道。

  那个时候学校高二的同学可以负责校园的广播电视台,我这人其实挺怕麻烦的,但是看在一起主播的小姑娘长得标志悄悄地就投了份申请。没想到最后人小姑娘没上,我个口音奇怪的上去伪装知识分子了。大概是老师觉得我长得好看吧。

  于是我也不辜负老师的期待,打扮的人模人样就去了那个只有声音被大家知道的地方。其实这个挺有意思的,我尤其喜欢里面有个投稿的环节,有些投稿很严肃,也有些投稿很有趣,但是很快,我就被一个人吸引住了目光。我喜欢他的文字,有些隐晦但是却又有点像老作家写的,充满了叛逆但是却又是青春的文笔,我喜欢这些文字,就像一眼看中《花儿》,我也一种看中了欣赏喜欢上了。我仔细看了看投稿,我们班的,Wowkie zhang……我的脑袋里浮现出了一片红色,张伟。

  之后我便更加光明正大的观察的张伟了,傍着班长的身份,关心张伟。我发现他只要请假,第二天在课堂上绝对要睡一上午,我发现他给同桌讲题的时候特别认真,我发现他写作业遇到困难的时候会用铅笔末端戳自己脑袋,我发现他手托着脑袋看着窗外很会把他的头发吹的一动一动的,他的脚也会晃来晃去的。我看着他就想着,我怎么就没和他交上朋友呢?

  其实接触久了,班上的人也都对他有些改观,学习很好,很有才华,小小年纪在我们花钱的时候他们在赚钱,就是不爱运动,碎嘴,但是心都跟明镜一样一样的。但是后来我和他熟悉后才发现,他比你想象的还要淘,能闹腾。

  大张伟常年和语文老师不对盘,但是就算这样,他的作文也经常被当成范文,这很好,我喜欢他的东西。我从来不掩饰这份欣赏,经常向语文老师诉说些对他的赞美,滔滔不绝。后来全校都说,你和大张伟的关系真好啊,可是事实上,我和他的说话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有一次,我收完作文,就把张伟的作文拿出在坐在位置上慢慢看,心中感叹,真是大作家啊,这个文采绝了。

  突然,一个磁性的“嗨!”吓得我手中的作文飞上了天,手肘也磕上了桌角,“嗷”的一声我就喊出来了。

  “小娘炮,偷看我作文呢?”来人捡起了自己的作文本,笑嘻嘻的看着我。

  “神经病啊!突然说话,谁偷看了,我这是光明正大的看的。”我揉了揉手肘,龇牙咧嘴的看着他,恩,耳朵还有点热。

  “其实你写的也不错啊,恩,也……特别好。”大张伟看起来一脸认真。

  “真的吗?嘿~你放学不走,待学校干什么?”我从他手上夺回作文本,和大家的放在一起,再打乱了顺序。

  “搁学校落了本书,回来取一下,你,你待会儿回宿舍啊?”说着大张伟从抽屉里拿了两本书放到背包里。

  “没有,我约了踢球……”教室很空旷,我能看见讲座,黑板,书桌,椅子……还有,靠在窗户边的大张伟,孤零零的。大概是少年人的敏感,又或者是夕阳的渲染的氛围,我和他今天说的话,能抵得上我和他认识这么久以来所有的话“你要一起来吗?”

  大张伟有些愣住了“啊?肯定的,来来来。”

  那天,我比任何时候,都有情怀。

  “大张伟!没见过你这样躺着踢球的!”我一脚踢开腿边的球,大声向他喊着。

  “嗨,跑着多累呀,来来来!和我一起躺着休息休息。”大张伟侧躺在地上挥着手向我喊道。


痛感,快感,满足感【160831大张伟生日贺文】

一个两人都是学生的背景

八月的最后一天,永远是学生们的末日。除了要面对明天就要上学的痛苦之外,还要面对积攒了整整两个月的作业。漫长,无尽头……
  “大张伟!!你怎么话那么多呢?有时间帮我也抄点啊!!”趴在桌子上埋头苦干,奋笔疾书的薛之谦,再好的脾气也要被人将近半小时的碎嘴子给磨没了。
  “哎呦~谁像您似的,吸草木之精华,攒日月之灵气……”
  “反了吧?”努力抄作业的薛之谦还要分心搭大张伟的话茬子,真是辛苦了。
  “你还……你还有心情接我的话,哎呦,反正就这么个意思,重点在于领悟精神。反正我作业是上个星期让他们写的时候就帮我给抄上了,我什~么都不怕!”大张伟盘着腿坐在床,举着冰棒,笑的特嘚瑟。
  “所以让你帮我也抄一点啊!你自己说要去游乐园啊,放学前最后的狂欢,我告诉你,没抄完哪儿都别想去!”薛之谦抬头转过身子,用笔朝着大张伟狠狠的点了两下。
  “得得得,等我嗦完这冰棍。”天气太热,融化的糖水快从冰棍低端顺木棍儿溜到大张伟的手上,大张伟急忙凑上前嗦咯一口。
  “左手拿冰棍,右手拿笔,一点都不妨碍,动手。”薛之谦从笔盒拿出笔,打开笔盖,一起身从右手夺过冰棒放到左手,又把笔放到右手上。
  “来嘛~张伟哥~”薛之谦推着大张伟娘娘锵锵的坐到了薛之谦旁边。
  大张伟无奈的看了眼面前的作业“卧槽,语文?我不是特意嘱咐过别抄语文吗?”
  “那换一下,给你数学,数学快。张伟哥~张伟哥~”
  大张伟,屈服在张伟哥的势力之下。
———————————奋笔疾书的分割线————————————
  “耶!!游乐园!!我们来了!!”
  “耶!!游乐园!!我们来了!!”
  俗话说得好,两个人干活儿就是比一个人快。除了漫长的抄作业外,两个人又一起经历了漫长的排队,如今,终于进入了游乐园内部。
  “来吧来吧!!我们玩起来!!”
  虽然说提议去游乐园玩的是大张伟,但是好像薛之谦看起来更加兴奋一些。
  “哦哦哦!!!!我们玩儿个遍!!”
  好的,他们是一样兴奋的?
  “我们先要玩什么?”
  “海盗船?”
  “哇……不是吧,那个好刺激的。”
  “不是吧,大张伟?你在怕?”
  “哎呦~我啊,就是怕那玩意儿,呼呼的,可吓人了。”
  “哈哈哈哈哈哈,那我们更要完了。”
   “别别别,薛同学……”
  ………………
“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薛……你白了……”
   薛之谦一个刀眼飞过去“住嘴!!下一个!!鬼屋!!”薛之谦摇摇晃晃站起来,挂在大张伟身上,搀着往鬼屋走去。
  “鬼屋?鬼屋不行~我……我……我怕黑,哎呦我会死里面的,鬼屋不行~”
  “没事儿,大张伟!!看我保护你!!”
  ………………
  “嚯~这鬼屋……弄的跟红灯区似的……”
  “啊!!!!!!啊!!!!!!救命啊!!张伟!!大张伟!!你在哪儿呀!!啊!!!!!!”
  ………………
  “薛老师…噗嗤…我快被你吓死了”大张伟看着一脸惊吓的薛之谦笑的眼睛都快没了。
  “哼……哼……”薛之谦什么都没说,喘着粗气看着大张伟。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了,啊~我什么都不说了。下个,咱玩啥啊?”
  “云·霄·飞·车!”
   ……………………
  “…………”
   “啊!!!!哈啊!!!!!!哟!!!!!!哈哈哈!!!!!!”
   ……………………
  “薛之谦!!薛之谦!!你要坚持住啊!!魂儿要飞走了!!飞啦!!”  大张伟剧烈的摇晃薛之谦的肩膀,不一会儿又笑的和薛之谦一起倒在了椅子上。
  “哎呦,我的小薛薛呦~玩不了就逞能~”
  “谁逞……”薛之谦小小声响反驳了一句。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逞我逞”大张伟深吸一口气,一拍膝盖站了起来,“你去拍个摩天轮,我买俩冰淇淋待会跟上。”
  “好”
  ………………
  薛之谦在队伍里左等右等,终于在快进摩天轮的时候等到了拿着一黑一红俩冰淇淋的大张伟。
  “喏,这巧克力的给你。”大张伟舔了一口蛋筒上的糖浆,把黑色的冰淇淋递给了薛之谦。
  “嗯,谢谢”薛之谦接过冰淇淋,伸出粉红的小舌头,舔了一口,“啧啧……嗯!!嗯!!!张伟哥!这个好好吃啊!!超好吃的诶!”
  大张伟可以看到薛之谦被星星填满的眼睛“呵呵呵,是吗?吃吃吃。”
  “嗯!”薛之谦投入了巧克力冰淇淋的天堂。
  而大张伟也舔食着冰淇淋,是不是瞥一眼打量着薛之谦,一时间,摩天轮的狭小空间只能听见两人吃冰淇淋的甜腻口水声。
  ……
  “薛……”
  “嗯?”
  “薛……那个什么……我也……我也想尝尝巧克力口味的冰淇淋”大张伟没有抬头,盯着面前的草莓冰淇淋说。
  “好啊!那我也要吃你的草莓冰淇淋。”薛之谦把自己的冰淇淋伸了过去。
  “真的可以吗?”大张伟瞪大了眼睛看着薛之谦。
  “可以……唔……嗯……”
  大张伟探头过去,路过了薛之谦手上草莓冰淇淋,停在了薛之谦嘴角的草莓黏浆,用舌头舔食干净后,顺着狭缝寻找更多的糖分。
  虽然不是不是草莓味的冰淇淋,但是薛之谦总归是尝到了草莓味的舌头。草莓味的舌头与巧克力味的舌头,一起在黑暗密闭的空间里嬉戏玩耍,挑逗着对方。
  混杂着草莓与巧克力的甜腻,顺着刚刚舔食的水渍,滑过嘴角,散落于空气中。
  “哈……哈……”终于分开的嘴唇,用力呼吸着新鲜空气,可是吸入却还是草莓与巧克力的黏腻。
  大张伟看着垂目的薛之谦,忍不住又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下唇,最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咳……你……不是……就,就巧克力味的,确实,确实好吃啊”大张伟看着一动不动的薛之谦。
  “……”薛之谦什么话都没说,把手缩了回来,继续吃。
  “……”尴尬“那个什么,我今天生日……”
  “嗯,你想要什么?你直接说你想要什么,我下去给你买。”
  “薛之谦,有没有人说过你这个人很没有情趣啊。”
  薛之谦死亡凝视。
  “我们来交往吧。”你让我直说的。
  “啊?不是?!我们俩交往?我们俩交往算什么?”
  “薛之谦,我不得不告诉你,我们接吻了,那么你就已经是我的人了。”大张伟一脸严肃,看着薛之谦满脸通红急的跳脚。
  “神经病啊!!我是没情趣,又不是没智商!!可以!!”
  “可以?可以!!好好好。唉呀~我的小薛薛就是调皮,非要吓我一下~”
  “我本来就没说不可以……作为交换,下去再给我买个草莓的。”
   “你没吃够?”
   “嗯……唔……大张伟!!唔……你唔……停下!!你别用嘴喂了!!唔……我什么都吃不到……”
  “薛之谦,你这是病,得治。”管你吃不吃得到,反正我爽到了。
  “对了,晚上我家有生日趴,记得来。”
  “嗯。”
  “你可是我最重要的生日礼物了,一定要到场。”
  “神经病……好,生日快乐。”

台上台下

  大张伟一直觉得薛之谦是个很虚伪的人。
  但是这并不是大张伟在骂他,你们千万不要以为虚伪是不好的,因为虚伪这个东西他并不是一个贬义词你们懂吗?
  正是因为虚伪的原因,在大张伟和薛之谦说喜欢的时候,薛之谦特别一本正经和他论证从古至今的事件,理清完整时间线的时候显得特别可爱。
  薛之谦是属于那种认真的时候,就算跟你骚一骚也显得特别正经的人。用大张伟本人的话来说,就是衣冠禽兽。
    总之,薛之谦能在大张伟摊在沙发上要绿茶的时候和他说不健康,也能在吃完火锅吃龙虾吃完龙虾吃冰淇淋的时候不要胃。
  对于他们俩的结合,有人说,就像两个不要身体的病友相互扶持坚强向上的励志剧。
  当然对于有人说的这点,大张伟一直不敢苟同。他怎么都觉得自己要比薛之谦那个神经病好一万倍。当然薛之谦比别人好一万倍的这件事儿就不用特别点明了。
  但是虚伪这件事儿他也是认真的。有什么你就直说就好了,拐那个花花肠子干嘛?
   对,就说你呢。台上那个,在别人面前扭的跟个肠子一样干嘛?没看到我在这儿呢?哼,虚伪╭(╯^╰)╮

交易

翻了一下,发现这两篇还没有放上来过

之前说出你世界的那个梗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9404356756986